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

龔文滔(鳳韶)詩選


龔文滔(鳳韶) 1899~1969,高雄小港鳳鼻頭人。是格主的阿公。他未曾上過正式學校,雖然少時受到兄長龔教(私塾先生)的啟蒙,及堂叔龔紹唐(前清秀才)的薰陶,但主要還是靠自己的勤學,而在漢學方面有相當深的造詣。詩作方面,他起先參加"紅毛港青年研究會",後來該會與"大林蒲研究會"合併為「鳳毛吟社」,他成為該社的要角。

龔文滔早年參加過日本時代的社會運動 - "文化協會"的講演團。也曾任鳳鼻頭保正和村長數十年。並於1950年代,兩度參選小港鄉長,均不敵國民黨勢力,而告落敗。不久,即有人利用權勢,奪去了他在二橋石頭山,大部分的石灰石開採權。到了1960年代初,唐榮鐵工廠遭政府接管,該廠積欠龔文滔石灰場的債務,竟又被勾消。受到如此再三挫折,讓天性樂觀的他,於晚年抑鬱以終。

不過,龔文滔仍為後代留下了百餘首珍貴的漢詩,和數篇動人的文章和家書。而其口才、書法和詩作,則頗受知音者所稱道。在這裡,格主特別選出三十九首作品,加上注釋,並且寫出其創作背景,希望能幫助有緣的讀者,跨越時空,來認識這位本土的末代傳統詩人。

台灣民報於1930年易名為台灣新民報,後又由周報改成日刊,是台灣人的主要喉舌。本人士鑑中,小港地區列名者除了龔文滔外,有庄長吉田勝治;而林園地區的列名者有葉瑤琳醫生及黃玉邦。

1948年以前作品
1948年以後作品




景物
鳳濱觀濤

昭和五年: 是1930年。龔文滔31歲。
鳳濱: 鳳鼻頭海岸。以前每逢強颱,往往濤飛山走。兩百年
來,海岸因而內縮百餘米。現因南星填海計劃,陸陷問題似
乎得到解決,但原有的天然海灘(上圖)卻不見了。
靈胥恨: 春秋吳國重臣伍子胥,力主滅越,觸怒吳王夫差,
遭賜死。傳說其遺體被丟進錢塘江,從此錢塘怒潮洶湧。
後,越滅吳,夫差自殺。
旗津待渡

吳猛: 晉朝道士,傳說以白羽扇"水渡"(晉書)。
木蘭橈橈,船槳也。魯班刻木蘭為舟(太平廣記)。
         "夕煙楊柳岸,春水木蘭"(唐 崔融詩)。
驛頭: 打狗驛(高雄港火車站),現"舊打狗驛故事館"。
達摩Bodhidharma 印度高僧,南北朝時抵南梁,與
          武帝不和,乃踩葦渡江,轉投北魏。
壹躡能教過海門高雄港出海口最窄處約百米。
壽山樵唱
日本裕仁皇太子(後為昭和天皇),1923年4月蒞台,21日宿於打狗山別館。時適逢其生日將屆,田總督乃易山名為壽山。而裕仁在南部期間,龔文滔因屬文化協會活耀份子,遭留置警所,監管一週。所幸,地方日警仰慕其名,並未苛待他,還邀他一起用餐。十年後他寫這首詩時,對"東宮曾到此",似無怨懟。不過,此詩乃應社團徵稿的公開作品,是否因為顧忌,而寫出違心之意,亦未可知?!

響遏白雲飛/響遏行雲落: 歌聲嘹亮,連飛雲都停下來。
       《列子・湯問》:"撫節悲歌,聲震林術,響遏行雲"。
: 同嗈。群鳥和鳴的聲音。
武吉: 樵夫,遇姜太公於渭水,後佐周文王。(封神演義)
朱買臣: 家貧好讀書。賣薪維生。年五十,仍常擔束薪,
        且誦書。羞之而去。後為會稽太守。(前漢書)
東宮: 日本皇太子裕仁
獅子: 台語與"西子"諧音,古時台灣人稱西洋人為"西子"   
          (Seh-Ah 或 Sai-Ah)。西子灣因清代洋人在附近聚居
          而得名。
波堤垂釣

垂綸: 釣魚,退隱。晉 抱朴子:"漆園垂綸而不顧卿相之貴"。綸音ㄌㄨㄣˊ或ㄍㄨㄢ
       ,蘇軾詞: "雄姿英發,羽扇巾"。讀ㄍㄨㄢ,正合本詩上平刪韻。
旁午: 錯綜複雜。
雰霧: 霧氣。北齊 祖珽從北征:"祈山歛雰霧,瀚海息波瀾"。
猴啼: 打狗山(壽山)多獼猴,洋人稱之為 Ape Hill。
: ㄌ一ㄤˋ,響亮的聲音。
: ㄗㄨˊ,斥責。


屏山夕照
半屏山舊貌 (取自高雄地政局網頁)

黛螺: 1. 女子黛眉螺髻, 2.翠綠顏料。 清 魏源形容武夷山: "萬古黛螺洗"。
千重岫岫,ㄒㄧㄡˋ,峰巒或岩洞,元 柯九思: "岫千重青似染"
暮日尚留三舍戈:  西漢劉安淮南子・覽冥訓:"魯陽公與韓構難,戰酣
        。援而撝之。日為之反三舍"。(魯陽公與韓國結仇交戰。仗打到
        黃昏。陽公眼看太陽即將西下,於是執戈向天一揮,太陽立刻倒退了
        三舍。 按:一舍在地等於三十里;在天是一星宿)
超峰南畔壽山北: 半屏山在大崗山超峰寺之南,壽山之北。



※青壯
龔文滔雖然出身書香,但並不是個文弱書生。年輕時因為家境不寬,他得既漁又耕,才能維持生計。當他二十出頭被推為保正(今里長),鄰人前來報信時,他還正在地底下挖井呢!

而當時正好台灣社會運動興起。他加入文化協會,每當鳳山有演講會時,他總是最熱心的講員之一,也常常因為內容超出尺度,頻遭日警制止。可是,後來社會運動一再分裂(自治派、祖國派、赤色份子...)。內部紛擾不斷,而外頭親日派又搖頭擺耳,得意囂張。他失望之餘,選擇離開是非,回歸自然。以下詩裏,可以看出他在過程中的內心掙扎。
韶光: 美好的時光。
網打南臺湧: 台語稱"海浪"為"海湧"。
犁翻北面塵: 龔家在村北鳳髻山下有一小塊農地。
五更喔: 清晨公雞啼聲。

牛後: 有云:寧為雞首,不為牛後。
鬼揶揄: 揶揄,嘲弄也。白居易《東南行》: "時遭人指點,數被鬼揶揄"。
蠢公谷: 即愚公谷,喻歸隱之地。唐 王維愚公谷: "借問愚公谷,與君聊一尋"。
黜志: 遭貶而喪志 。柳宗元 佩韋賦:"雲岳岳而專強兮,果黜志而乖圖"。
妬婦湖(河): 唐 段成式酉陽雜俎:"晉...段氏...性妒忌。自沉而死...得為神...。有婦人渡此津者,皆壞衣枉妝,然後敢濟               ,不爾風波暴發。婦人渡河無風浪者,以為己丑(醜),不致水神怒"。
黜志旋過妬婦湖(河): 表示喪志沒自信,只好避開評斷美醜優劣的妬婦津渡。
畫葫蘆: 了無創意。
一縷冰清照玉壺: 喻品行高潔。晉書 賀循傳: "冰清玉潔"。唐 王昌齡詩:"洛陽親友如相問,一片心在玉壺"。

強項無心頻俯首: 我頸項僵硬,不想頻頻向人低頭求憐。
柔腸有意吹毛: 而對我有情有意的,我卻老是挑剔人家
: ㄐㄧㄢˇ,口吃,言語不順。

雞肋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。宋 楊萬里詩:"半世功名一雞肋,生平道路九羊腸"。
虎頭: 大貴之相。宋 陸游憶昔: "虎頭空有相,麟閣竟無緣"。
未蓄三年艾: 沒有事先充分準備。孟子離婁上:"今之欲王者,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也。茍為不,終身不得"。
: ㄔㄣ,睜大眼睛瞪人。

※感殤
龔文滔有女玉嫣,聰明伶俐,乖巧可愛,親友鄰居都誇讚。不幸六歲時因腦炎而夭逝。他一共為她寫了十一首詩,又錄下友人慰和兩首,可見他是多麼懷念。她,可說是個小天使,給周遭的人們帶來愉悅的時光,也留下美好的回憶。連格主的父親,晚年仍常常提起這位緣淺的小妹妹。
昭和七年: 西元1932年。
引鳳: 喻幸福的婚姻。秦有恩愛夫妻簫史和弄玉。夫教妻作鳳鳴,引來鳳凰止其屋。後相偕隨鳳凰飛去。(漢‧列仙傳)
泉路三叉: 相傳人死,過鬼門關後,有黃泉路,路九條分三叉: ㄧ叉給大德大善者,由使者接引上天;一叉給泛泛眾生,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經奈何橋、上望鄉台、喝孟婆湯,然後投胎去;另一叉給大兇大惡者,通往十八層地獄。
儂莫覓: 我無法找到妳。

翻作胸中萬斛愁: 斛,ㄏㄨˊ。漢時一斛十斗,宋以來改為五斗。宋 謝逸: "誰能倒激西江水,洗我胸中萬斛愁"。
無常: 傳說中的勾魂使者。
: ㄓㄡ,轅也,車前駕馭畜牲的兩根木條。
: ㄓㄣ,到達。
楚坵: 楚,痛苦也。

元日: 農曆正月初一。
屠蘇: 古代以屠蘇草泡酒,新年初一飲之以避邪防疫。宋 王安石《元日》:"炮竹聲中一歲除,春風送暖入屠蘇"。
堆塚隻猿悲: 鳳鼻頭墓場原在村東邊,離鳳髻山不遠。據格主先父所言,從前偶有獼猴由山而下,徘徊墳間。

鬯綿瓜: 鬯,同暢。《詩經 大雅》: "綿綿瓜瓞" - 大瓜小瓜綿延不絕,喻家族繁衍昌盛。
風高五夜: 五夜,五更也。唐 王建詩:"仰頭五夜風中立,從未圓時直到圓"。
桂子: 隱喻"貴子"。
曇花: 曇花雖美,一現即逝。

※季節
癸酉: 1933年。
台日: 台灣日日新報 (1898-1944)。日本時代台灣第一大報。日資。
司晨: 公雞晨啼。
禿穎: 禿筆。明 劉養貞《病中雜志》: "禿穎平生無妄紀,臨文肯為古人寬"。
小齋: 小書房
支離骨: 瘦骨嶙峋,憔悴衰弱。宋 陸游《病起書懷》: "病骨支離紗帽寬,孤臣萬里客江干"。

: 載運的東西。又古儎與載同。

夏葛冬裘運不寬: 司馬遷《史記太史公自序》:"衣,日鹿"。喻雖處事合乎時宜,運卻不佳,...後續"猶待觀"。

飛灰: 古人置葦膜灰於樂管內,冬至一到,吹管則灰飛。杜甫《冬景》:"刺繡五紋添弱線,吹葭(ㄐㄧㄚ)六管動飛灰"。而飛              灰或灰飛也就成為冬至的代名詞,如清 周揚理詩: "鳳鼻山邊近海居,灰飛時節網烏魚"。

※節日
燈花剔盡: 燈花,即油燈的燈蕊。南宋 文天祥所懷:"燕語鶯啼春又夏,燈花剔盡暗窗斜"。

半鈎秋(月): 古人以陰曆七八九月為秋季,故七夕乃初秋。唐 杜牧秋夕:"天階夜色涼如水,臥看牽牛織女星"。
: ㄓㄢˇ,吹動,搖動。唐 柳宗元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:"驚風亂芙蓉水,密雨斜侵薜荔牆"。

中秋夜登樓觀月: 此二首作於屏東東港。
王粲: 東漢末年"建安七子"之一。作有登樓賦等。
東港: 古稱東津,清季時與唐山的交通極為繁盛,在高屏溪口東側,屬屏東縣,西北遠眺高雄,西南與小琉球相望。
西溪: 高雄林園區的漁村,中芸漁港的西北鄰。
: 在台灣多指沙洲。
素娥: 原月宮仙子,下凡投胎為天竺國公主。(西遊記)

鵝球: 鵝鑾鼻及小琉球。
千火樹: 唐 張悅:"龍銜火樹千重焰,雞踏蓮花萬歲春"。
大武: (北)大武山,屏東縣最高山,海拔3092公尺。
: ㄍㄥ,連續。

※示兒
龔文滔長子德英(格主之父)於昭和九年(1934年)考上高雄中學校。他要離家就學,寄宿學寮。臨別時龔文滔寫詩勉勵他。
龔德英(站立者)與洪存波先生全家
當時因為日本殖民政府刻意阻撓,台灣學童要考進中學非常困難(詳見日治高雄中學校一文)。龔德英頭一年落榜,在龔文滔好友洪存波老師家中補習了半年,次年才如願以償。因此龔家父子對洪先生,常存感恩之心。後來,1951年,高雄第一屆縣長選舉時,龔文滔雖然偏好陳新安,最後仍在洪先生的拜託下,帶著兩千名追隨者轉投給他的族親洪榮華。結果洪以3012票之差險勝。

※事業
1930年代中,後壁林製糖所(小港糖廠)清水所長及手島技師賞識龔文滔的領導能力及才華,讓他包辦南區甘蔗場的收穫工作。家庭經濟開始改善。接著,他在漁業和工事承包方面也有所得。1940年前後,日本配合南進政策,在高雄建立工業基地,龔文滔投入石灰石開採事業,提供石灰給重工業及建築業。因而累積不少財富。

下面有兩首關於石灰業的詩。第一首寫塩水港第二工場即將啟用的喜悅。第二首寫竣工典禮前一天,新窯突然崩塌,所帶來的驚愕及不祥預感。灰窯修復後,他的事業持續順遂,而且也安然度過戰後的社會混亂及台幣重貶等難關,可是,到了1950年代,厄運接踵而至。最後,居然應驗了他詩中的那句"愧心將潦倒"!
傲霜: 不畏嚴霜。宋 蘇軾贈劉景文:"荷盡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"。
慁零: 憂慮零亂。 慁,ㄏㄨㄣˋ。
蔗境愷之每食甘蔗,恆自尾至本。人或怪之,云: 漸入佳境"。(晉書 顧愷之傳)
         宋 趙必豫壽梁多竹八十:"百歲人有幾,七十世間稀。何況先生八十,蔗境美如飴。"
胆液醉狂仙: 猶如今人所謂"吃苦如吃補"。

塩水港: 位於打狗瀉湖(高雄港)的東南端,屬小港區。
: 同"宴'。

鴻杳(ㄧㄠˇ): 如飛鴻般消失在遠方。五代 宋光憲 浣溪紗:"目送徵杳,思隨流水去茫茫"。
石基似鵠頻: 鵠(ㄍㄨˇ 或ㄏㄨˊ)。殘留的石基,就像鵠鳥般,頻頻引頸,期盼早日修復。

※戰爭
亞戰: 日本時代稱亞洲部分的二戰為"大東亞戰爭"。
修羅塲: 佛教傳說中,阿修羅(Asura)與釋帝天(Śakra)兩方交戰處。

: ㄎㄨㄟˊ 大道。
: ㄏㄢˋ 里巷之門。
: ㄑㄩ
ˋ 寂靜。東漢 王粲登樓賦:"原野其無人兮"。
公門執事稀: 公家機關沒有多少事務可辦。

瀲灔: 水波蕩漾貌。宋 蘇軾《飲湖上出晴後雨》:"水光瀲灔晴方好,山色空濛雨亦奇"。
不疆: 無限。
獅喉清水寺: 離鳳鼻頭不遠,有鳳山丘陵。上有獅子喉、清水巖等景點。
毛港: 紅毛港。

※厄運
" Things you build attract the attention of those who can take them away." - Brett Forrest: Putin's party. National Geographic 2014; 01.

日治時代後期,龔文滔獲得二橋附近鳳山丘陵"石頭山"的石灰石開採權,並在山腳下及鹽水港設置石灰窯,提供石灰給高屏工廠及一般建築業。戰後,龔取得許可,繼續作業。

1949年,龔家娶媳婦,有女方遠戚許某者,來鳳鼻頭作客。他在筵席上聽到龔文滔經營石灰業有成,竟起覬覦之心。回高雄後,與其主子謝某共謀奪取。數年後,兩人政壇得意,遂利用權勢,掠走龔文滔整個石灰石礦區的開採權。龔錯愕之餘,向軍法單位及監察院申訴。幾經折騰,最後,只拿回原有的四分之一。

以下三首,寫於不同時期,讀者可以體會出作者從憤怒與期望,轉為失望,終於絕望的心路歷程。
: 大豕,豬。
: 竊取。《孟子.滕文公下》:"今有人日其鄰之雞者,..."


山湖: 駱駝山及鳳山池(今鳳山水庫)。
馬鞍麓: 鳳山丘陵南端,成馬鞍狀。在鳳鼻頭村東北鄰。洋名"Saddle Hill"。

: 美好。
裊篆: 煙縷如篆。唐 薛仙姬《吟夏》:"團團白月明窗紙,縷縷清風裊篆香"。
: 音'啄'。西漢 揚雄《方言 第十》:"諑,愬也。楚之南謂之諑"。愬即申訴、訴苦。許成章
      教授的台灣漢語辭典認為台語的"ㄉㄠˇ" 即"諑"也。
惟看鳶: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老鷹逞兇掠食。宋 許及之:"兒童戲放摶風鴿,老子惟看跕水"。

沒世: 歿世。猶如終生,畢生。
: ㄑㄧㄢ,過失。唐.李白古風詩:「功成身不退,自古多尤。」
巖上觀音: 附近林園清水巖廟,主祀觀世音菩薩。

※老年
《閒懷有感》寫於1953年第二度競選小港鄉長,敗給國民黨的張番鴨之後。是年作者虛歲55。

《無聊書懷》一詩出現在祖父龔文滔給格主的家書中。這家書是他去世前一年(1968)寫的。後來我又收到兩封信,信中卻不再有詩。我想他已經用這七言律詩道盡了他的一生。這應該是他最後的一首吧。
落拓: 1. 豪放不拘,2. 失意潦倒。此處指後者。
腹蘊白丁: 腹蘊, 內藏也。明 馮夢龍《喻世明言》: "胸藏千古史,腹蘊五車書"。白丁,原為無功名者;亦可指沒有學問知識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的人)。此處是指後者。唐 劉禹錫 《陋室銘》:"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"。
胸羅星斗志難伸: 喻自己學識豐富,卻有志難伸。宋 任翔龍 沁園春(贈談命許丈)》:"是胸羅星斗,熟知天命"。
蜃樓: ㄔㄣˊ或ㄕㄣˋ,虛幻的繁華世事。隋唐遺事》:"此海市蜃樓比耳,豈長久耶?"
憮: ㄨˇ,失意、失望。

五魁寮: 在屏東潮州鎮。龔文滔晚年,傷心離開故園,去屏東與三子同住。
九曲堂: 在高雄大樹區,火車從此站,駛過下淡水溪鐵橋,就屬屏東縣境。
*本詩寫後,作者用鋼筆在"頃"字旁寫了"樹"字,在"月"字旁寫了"菊"字,應是修改之意。格主為了保存其墨跡完整性,謹將兩字打在行間。


鶉衣: 縫縫補補有如禿尾鶉鳥的破衣服。唐 杜甫的最後一首詩《風疾舟中伏枕書懷》:"烏几重重縛,鶉衣寸寸針"。
菽水承歡落拓時: 菽,豆也。窮困時,仍盡心以豆湯孝養父母。《禮記‧檀弓下》:「啜盡其歡,斯之謂孝。」
漁畋: 捕漁打獵。《北史·魏咸陽郡王坦傳》:“性好畋漁,無日不出,秋冬獵雉兔,春夏捕魚蟹。”
獅喉磯: 鳳山丘陵,有一石洞,其形如獅子大開口,俗稱獅子喉。
甘啖蔗: 清 張洵佳《傷春詞 其七》:"側生有種徵蘭夢,垂老囘甘啖蔗漿"。
齒豁: 年老齒缺。
三年蕩盡: 1962年唐榮鐵工廠經營不善,遭政府接管,供應石灰的龔文滔討債無門,導致收支失衡。而當年中小企業向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銀行貸款幾乎不可能,只能找民間借錢周轉。三、四年後,他的家業終於被高利貸拖垮。


※附錄
A. 特別感謝黃坤祥老師提供他古厝上龔文滔書寫的堂號門聯。雖說,字跡已經斑駁欲褪,風韻依然瀟灑如初
黃家堂號: 紫雲  乙亥冬月(1935)
橫批: 紫燕雕梁祥徵錦雲
上聯: 紫色可觀風清玉宇 ;下聯: 雲容堪掬雨滴金欄

B. 紅毛港青年研究會第九期紀念箋
一般以為,〈紅毛港青年研究會〉只是個屬於紅毛港及附近村落的地方詩社。可是,這份紀念箋上,所公佈詩作比賽的入選者名單,卻涵蓋台澎各地。顯然,現代人是低估了這詩社當年的名氣了



2 則留言:

  1. 覺得增加了文學素養!!!好精細的各種註釋及說明!

    回覆刪除